www.g22.com - 智博娱乐官网

搜索: 您的位置首页 > 客户反馈

为什么说产品开发到30%时求反馈效果更好呢?

时间:2018-10-14 09:35:24  来源:本站  作者:

  我还记得我读书的时候,常会把我写的论文拿给我爸看。他是一个很棒的作家,所以我总希望能从他那得到一些反馈,在他的帮助下提高我自己的水平。但每次我给他读的,其实都是那些自我感觉已经很好的文章,因为暗地里,我还是希望他能夸奖我,说我的文章无可挑剔。一般的文章我也不会给他看。

  所以事实上,我并非真的想要他的反馈。我是一个学生,我十几岁,对于作业我唯一的目标就是尽最小的努力,完成它,然后拿一个还不错的成绩就行了。

  这种思考方式绝对是有害处的。我发现我已经把它带进了我的创业公司。很多时候,我说我要一个项目的反馈,我真心需要的并不是建设性的建议,我只是想得到认可。我只是想让别人拍拍我的背然后说“做得不错啊”。显然,这些并不会鞭策我更加努力的工作,也不会给我提供新的观点,当然更不利于创造出好的产品。

  我注意到,大多数人对于寻求建设性的反馈都觉得很为难。如果你真的够好,你至少会去接受这样的反馈意见,但真的很少人会积极的去寻找。通常来说,人们依旧像十几岁时那样,要的只是一个认同。

  一旦真的有人渴望获得反馈,哪怕是尖锐的反馈意见,它产生的效果将是巨大的。你可以告诉他们,他们很快就会成功了,因为他们太渴望信息了。他们学习的步伐,会比任何一个塞住耳朵碌碌而为人快很多很多。他们不会把别人对他们工作的批评往心里去,因此,他们散发出强烈的自信。每每看到这种最纯粹的成功方式,我总是深受激励。

  我们管它叫“30%时的反馈”(Thirty Percent Feedback)。这是我从我们的投资者Seth Lieberman那里学到的。有一次,我向他寻求一个产品模型的反馈,他问我我的产品完成了90%还是30%呢。如果我的回答是90%,他将尽一切可能在小的细节上去纠正我,否则的话错误可能就会被带入生产。但如果我告诉他我只完成了30%,他就会忽略掉微小的错误,因为日后我会自己改正过来,他将更广泛的参与讨论产品到底应该做成什么样子。

  在那天的情况下,我的确是完成了90%,所以我们讨论了一些细节,我也得到了他的鼓励,让我继续前进。

  所以几个月后,带着一个不同的项目,我又来向他咨询了,那是一些关于项目早期阶段的问题。我们一起确定了项目的方向。我对所有的东西都不加掩饰,他也不批判任何东西,因为他知道我稍后会自己改正过来。这种做法真的很舒服。我知道我没能把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,他也不在乎。他帮助我调整了前进的方向,避免了成本的浪费和大量冗余的工作。这真的很棒。

  事后,我们尝试着在办公室里做30%时的反馈。显然这并不容易。大多数人总要等到工作完成90%时才肯拿出来被评判。通常来说,这些工作都未能达到最优的效果,所以需要大量的痛苦的返工。

  你必须要慎重,因为你在对抗的是人们与生俱来的恐惧:害怕被拒绝。你手下那些有优异表现的员工,他们已经习惯于把一切都做得很好,不习惯被人指指点点,所以他们可能是最难克服的。

  一旦有人向你提供了早期的反馈,你要奖励他。如果,即使只是一次,你拒绝了别人的草案,只因为你觉得它不够完整,那么你就是在教你团队里的每个人,要100%的完成后才能告诉你。

  如果有人花了很长的时间才交出第一稿,只因为他是完美主义者,然后你又夸奖了他,说他精益求精,那你就是在教大家都去这样做。相反,你应该赞美的人,是那些可以快速完成工作的人。即使是最复杂的项目,我们也希望在一个星期内完成。我们会想看看在一周内出来的初稿是什么样子的。这样,就可以及时得到反馈,进行新一轮的修订。

  在你的每周例会上,建立演示环节,不管是什么项目在什么阶段,都可以拿出来演示。这更像是一个展示工作内容的平台。在YC,Paul Graham会要求我们每周都这么来一次。一开始这可能会让人觉得怯场,不舒服。但是一旦我们习惯了,就会喜欢上这种即时反馈。这就是你要的文化。

  即使是这样,每隔一段时间,你还是会给出一些负面的反馈,给那些认为工作已经完成90%或100%的人。要人们抛掉已经完成的工作再从头开始,是一件多么恼火的事。但是希望借助这个系统,这样的事可以少发生一些。30%时的反馈,不仅可以让你得到更好的产品,还可以得到更好的心情。

相关文章列表
    无相关信息
推荐资讯
栏目更新
热点排行